« 許楚家:今日國新辦即將實行養老金投資保險,或許有千億元資金流入股市 | メイン | 控房價、穩市場 北京今年樓市調控力度不減 »

2018年5月 7日 (月)

寫下了無關歲月的詩篇

三千繁華,錯付流水, 惹得一世離愁。傾心無涯,透徹得如散落塵世的煙花。我是一個假劇作真的戲子,戲裏風華無限,戲外滄桑落寞。故事,總在昨天的瞬間。往事一片一片,仿佛已不是夢幻的思念。我以天為鑒,用名字鐫刻諾言。我用風雲做硯,寫下了無關歲月的詩篇。癡人一夢,橫過萬裏黃沙,從此了無牽掛。逝去多年,我早已滿頭華發,而誰又在何處到老?轉過三千佛塔,我卻始終參不化前塵的風沙。撫一曲流水清風,我的指尖便落下過往的殘紅。思念太濃,卻遠離了舊時的悲喜枯榮。我將墓碑留白,卻始終不見昔日的風華再開。歲月無端,有些過往,只能揮墨來鋪陳。一個人的一生太短,卻總有太長的那么一瞬。星夜沉天涯,你在彼岸等待繁花的開落。一曲嘲哳,唱得好與壞都無他,只要你在,我便無懼青絲白發。我總在一段海棠下沏一壺茶,等待歲月的無端變化。我一覺醒轉,流年就在我的左岸,作一副參商漸暖的畫,安慰錯落的風華。風吹沙,埋藏一段段佳話。緣分總是陰錯陽差,轉身便會相忘天涯。多年的風華,經不住萬裏的塵沙,被歲月削去了鬢發。滿紙畫卷墨橫幹,清微詩書弄蒼涼,我早已沒有了往日的絕代風華,又豈敢奢望時光待我如初。當年眉目無雙,如今舊夢一場。再回望,亦只得半生思量。

把酒願圖疏狂,若能白頭,何妨一醉千江。去而未往,簫聲不斷,想那年嫁衣紅裳。一傷便是刻骨銘心,時間太遠,已不願去記起,今夕何夕。彼時相許,念自如昔,低眉信手,是誰喃呢。恍惚夢裏,是誰的笑意,拂袖而去。我早已身心異域,換得一生相許,便可足矣。可歲月踏亂了痕跡,侵蝕了我一世絕倫的美麗。青絲成雪,遲暮當年。打翻前世的輪回,我焚香祭奠,讓青史成灰。紅線千匝,我卻只願那一把。看盡盛世的煙花,誰有為我傾盡天下?眉間一點朱砂,我顛覆了三千繁華。功也好,罪也罷,此生便已無瑕。一夜浮華,風流不假,畫船輕蕩顛倒容華。將歲月隱藏,舞一曲水袖霓裳,縱是流魂也長出了枝椏。最後總是溫柔的決絕,洗去了,我今生所有的罪孽。逃不過俗世的劫,我從花開走到花謝。琴聲起,我挽過薄紗而去。只留下,越傳越奇的佳話與傳奇。丹青寫意,風華褪去。翻手是千年綿延的細雨,讓人無法去忘記。當年,我身著琅琊金羽,橫吹長笛。前世歉疚,我盡將曲意付予風沙,留得一指的芳華。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